她靠一道菜4個月就賺到100萬,20年後把這一數字變成26億,並打造出一個超萬人的餐飲帝國!

Sponsored Ads

她曾放棄眾人羨慕的銀行工作,在路邊開起了小餐館;

 

如今,她把5張飯桌的餐館做成了擁有50多家連鎖店,一萬多名員工餐飲集團;

Sponsored Ads

 

她就是被重慶餐飲界稱為“一姐”的陶然居集團創始人嚴琦。

 

 

 

放棄金飯碗下海創業

 

1967年11月,嚴琦出生於重慶巴南。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在巴山蜀水的滋潤下,小姑娘從小就出落得亭亭玉立。母親是當地的大家閨秀,嚴琦身上與生俱來的樂觀、積極的性格就來自於母親的遺傳。

 

1977年,父母外出支邊,嚴琦便跟著爺爺奶奶住。不過,小姑娘卻一點也不感到孤獨。在家裡,她是奶奶的小棉襖,總幫奶奶捶背,陪爺爺聊天。在學校,她更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回回考滿分。

 

1985年,巴南一家銀行招聘,500多人參加考試,嚴琦又是考第一。就這樣,沒有任何背景的她直接當上了銀行櫃員。無論是當年還是現在,這都是令年輕人嚮往和羨慕的“金飯碗”。

 

當時月工資就幾十塊,雖然不多,但收入穩定,工作時間規律,生活舒適輕鬆,不會為生計擔心,不用為生活勞累奔波。可嚴琦不甘心一輩子朝九晚五、得過且過,心中憧憬著通過自己的艱苦努力,到大千世界裡去奮鬥,去拼搏,去創造屬於自己的一番事業。

 

1995年,嚴琦不顧家人朋友的反對,毅然辭去了銀行的工作,下海經商。

 

“我不知道這樣選擇的後果是什麼,”當時在重慶做餐飲是被人看不起的,放著國家公務員的架子不端,跑去端盤子,大家都認為嚴琦暈了頭。可在嚴琦心裡卻不這樣想,“我渴望做成自己的事業。”

 

於是,1995年6月,嚴琦在白市驛租了一間路邊店,開起了小飯館,起名“陶然居”,邁出了創業的第一步。

Sponsored Ads

 

 

 

靠一道菜賺到第一個100萬

 

剛開張時,嚴琦的店被戲稱為“315”,什麼意思?一個老闆、一個廚師、一個店員,被稱作3個1,5張小餐桌只能容納不多的客人,這就是“315”。

 

由於沒有人手,嚴琦不得不每天天不亮就跑到兩公裡外的農貿市場採購原材料,十點回到店裡又一頭扎進廚房,洗菜、擇菜、切菜、添煤、看火,整天和粗活重活打交道。這一切跟以前會計的工作環境簡直天壤之別。

 

然而起早貪黑付出巨大的心血,回報卻非常小。為啥?因為廚師只會做一些家常菜,再加上飯館距離市中心還有15公里,顧客基本都是開長途貨運的司機,而司機一般都有固定的餐館。

 

“為什麼沒有人來吃?關鍵還是沒有特色!”嚴琦覺得如果要讓這個小店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脫穎而出,那就必須得有絕活。

 

很快,機會來了。有一天,嚴琦偶然在報紙上看到一則消息:西南農學院一位教授培育出了人工養殖的生態田螺,這種生態田螺以新鮮蔬菜和野生草類為食,個頭碩大,肉質飽滿鮮嫩又無泥腥味,屬生態食品。食用後,對人體具有滋補保健作用。

 

嚴琦馬上眼睛一亮,“為什麼不試試辣炒田螺?”

 

於是,嚴琦買了大量的田螺回來,與廚師反覆烹調試驗。敏銳的嚴琦深知川菜的經營之道在於求新、求異、求變,結合重慶人喜好麻辣的飲食習慣,她與廚師一而再、再而三地實驗,一道辣子田螺新鮮出爐:麻、辣、鮮、香,令人垂涎欲滴。

 

可是如何推廣、如何讓消費者接受成了嚴琦遇到的又一道難題。

 

“當時沒有互聯網、媒體推廣,想要擴大知名度,很大程度上要靠口口相傳。而那時候的司機群體因為工作原因,走南闖北、見多識廣,可能是當時信息比較靈通的人群。”

 

嚴琦決定,站在店門口,免費提供辣子田螺給南來北往的司機們試吃。很快,靠著這道招牌菜和“吃客”們的口口相傳,陶然居生意越來越紅火,最火的時候,門口一下子湧來了100多輛車,差點引起交通堵塞。

 

到了1996年年底,光憑辣子田螺一道菜,一天就可以掙5000多塊。

 

到了1997年1月,嚴琦賺到了人生的第一個100萬。

 

後來,很多食客來到陶然居,點名道姓要“辣子田螺”這道菜。於是,嚴琦一口氣推出5、6種套餐,“每一種套餐都包括辣子田螺。”

 

此外,她搞出個額外服務,“美女來了送果汁,帥哥來了送啤酒。”考慮到長途司機的特殊性,嚴琦給廚師提了一個硬性要求,“不管半夜幾點敲門,必須做出辣子田螺。”

 

如此這般,想不火都難啊!到1997年底,陶然居已經擴大到500張桌子,最火的時候,僅辣子田螺就賣出了1000份,一天就能賺5、6萬。當地報紙還專門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目就叫《點亮一條街的女人》

 

其實,嚴琦最初的目標很簡單,“等賺到100萬,就關門休息!”結果僅僅4個月後就賺到了120萬。

 

1998年,辣子田螺被有關部門評定為“中國名菜”,而嚴琦也成了大家口中的“田螺姑娘”。

 

 

 

 

進軍全國市場

 

夯實了原始積累後,嚴琦又跨出了一大步。

 

1997年,嚴琦成立重慶陶然居飲食文化(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完成了從個體戶向董事長的轉型,實現了當企業家的夢想。

 

短短一年時間裡,陶然居的加盟店開到了20家,遍佈四川的9個地級市,“光是加盟費,每年就可收500多萬。”當然,陶然居的營收也突破了1000萬,並成為川菜的領跑者。

 

2001年以後,嚴琦走出重慶,相繼在成都、武漢、深圳等15個城市,開出70多家加盟店

 

不到北京開店,就不叫全國連鎖,所以我想要佔領北京,佔領了北京就感覺是佔領了全國。只有在北京擁有自己的根據地,才能真正大氣,不紅在北京,便依然只流行在邊緣,要從北京這個全國政治文化中心向全國發散開去,更加強大自己。”

 

2003年,嚴琦帶著陶然居進駐京城,第一家店6500平米。開業三個月以後,生意就開始不好了,每個月都要賠三十幾萬,一年下來虧了四百多萬。

 

嚴琦的丈夫扛不住了,就跟老婆說:“我們在北京這個地方肯定做不了,是不是把它關掉。”

 

但做過市場調研的嚴琦很有信心,兩人由此產生分歧,嚴琦就跟他說:“那你就經營其它地方的,我經營北京的,只要是我在,肯定沒有問題,你要感覺有問題,我們兩個就自己做自己的,分開做。”最後兩人分家了。

 

不久後,生意竟奇蹟般地好轉。於是,2004年6月,陶然居在北京的第二家店宣佈開業。

 

到了2005年,陶然居的年銷售額已經超過10個億,一時間,風光無限。

 

 

 

 

打造出年銷26億餐飲帝國

 

一招鮮就夠了嗎?

 

在強手如雲的中國餐飲行業生存和發展,不僅要一招鮮,更重要的是招招先。

 

餐飲經營上嚴琦總是“只比別人看得遠一點”,做個領跑者。人家比價格時,她以特色取勝;人家追求特色時,她以環境優雅攬客;人家設置高檔設施時,她以倡導綠色健康招財。

 

高人一籌的經營,致使陶然居屢戰屢勝。除了打造陶然居這個品牌外,嚴琦還推出覆蓋高中低檔的餐飲品牌,高檔的將推出“陪都1937公館菜”,中檔的就是陶然居,接下來還推出“兩江水火鍋”、“兩江水粗茶淡飯”;此外,更是劍走偏鋒地包裝青島美食網,並陸續開進社區,打造一個立體的餐飲王國。

 

2009年,當地的江北區森林公園對外招標,“面積6萬多平方米。”要知道,此前,陶然居單店最大規模也就3000平米。“6萬平米相當於20家大飯店,而且全都聚集在同一條街上,”嚴琦動心了!

 

此後,嚴琦砸下1個億,一舉拿下江北區的森林公園項目,起名“陶然居大觀園”,全部仿古建築風格,“古城樓、吊腳樓、木牌坊、碼頭街。”

 

菜品全從民間搜集,“風味小吃、鄉間土火鍋、杜八碗、三蒸九扣、石磨豆花、酸渣肉、土麥粑等鄉土老菜”。20多家店全部採取錯位經營,如“老重慶”主打巴蜀麻辣風味,“阿媽寨”主打土家菜和苗家菜,而“碗中花”口味清淡,專門做魚。

 

巨無霸就是巨無霸,第一年營收就達到了1個億。2011年,年銷售更是突破22個億。

 

迄今為止,陶然居已經順利完成在重慶、成都、武漢、北京、湖南、河南、貴州、新疆、黑龍江、廣東、福建、海南等全國十多個省市連鎖53家的拓展計劃,年營業額更是高達26個億。

 

 

 

結  語

 

一個企業,需要一位好的指揮家,需要一個有魄力的將領。嚴琦就是這樣一位有魄力、有膽識的企業家。

 

 

“我從來就沒把自己看作是一個做菜的人。我不是掌勺出身,我是學財務會計的,我關心的不是一盤菜、一家店的生死,我考慮的是市場拓展有無可持續性。

Sponsored Ads

從5張飯桌到如今的餐飲界航母,求變、創新、追求全產業鏈可持續發展,這就是其成功的奧秘吧。


(Visited 5,943 times, 5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