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大忌一百錯

Sponsored Ads

1.哥們式合夥,仇人式散伙。中國企業最常見的聚散模式——公司創辦之初,合夥者們以感情和義氣去處理相互關係,制度和股權或者沒有確定,或者有而模糊。企業做大後,制度變得重要,利益開始惹眼,於是“排座次、分金銀、論榮辱”,企業不是劍拔弩張內耗不止,便是梁山英雄流雲四散。
2.盲目崇拜社會關係。關係推動生產力,因此社會關係的建立和運用是商人必要的能力;但關係不等於生產力,把社會關係當成解決企業發展所有問題的靈丹妙藥,忘記了“打鐵還須自身硬”的真理,則企業本末倒置,大患遲早降臨。

3.迷信“空降兵”。都說“外來的和尚會念經”。正確的做法應該是:不可不用“空降兵”,不可亂用“空降兵”,不可全用“空降兵”。這方面中國企業的教訓已經太多,可永遠會有人情不自禁地做錯:放棄身邊的人才,迷信遠方的大師。

Sponsored Ads

4.企業支柱親信化。一個靠人控制人,而不是靠制度控制人的中國式組織。起源於農民打江山的傳統,泛濫於信任危機加重的當代商業社會,是中國以情感為紐帶的企業走向規範治理的主要瓶頸。

5.面子大於真理。面子是:我已經這樣定了,而且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真理是:這個方向是一條曲曲折折的彎路,而且很可能此路不通。愛面子的老闆說:他*的就這麼去,誰不執行誰下課,玩也要玩到底。

6.商業式迷信。羅盤神籤加卦相,誠惶誠恐,測風水測人才;香火繚繞進廟堂,頂禮膜拜,求機運求財富。商海無情,翻雲覆雨,誰來保祐?

7.知人而不自知。看人頭頭是道,看己昏頭昏腦。從來沒有看清自己在行業中領先的關鍵因素,一段成功史,滿腦糊塗賬。也因此,從來沒有清晰的戰略規劃:堅持什麼,改進什麼;如何創新,如何固守。

8.習慣性信用缺失。說話不算數、合同不算數、承諾不算數,這幾乎是中國商人部落最常見的景觀。對內,規則計劃變幻無窮,今天立,明天改,後天再改,手下無所適從;對外,合同承諾一張廢紙,視情況塗抹、打折甚至撕毀,合作者有去無回。

9.匪文化心態。民營企業老闆如山寨大王,生於青萍之末,長於江湖之野,走的是匪文化路線:關上山寨大門,老子天下第一;衝出山寨掠財,碰壁拐彎,見縫就鑽。圖的是人生痛快,少一份使命精神;既沒有經濟上的長遠目標,也沒有文化上的成熟主張。

10.階級鬥爭企業化。企業內部可以搞平衡,但不可以搞鬥爭。“文化大革命”告訴我們,“挑起群眾斗群眾”最後所失去的,是企業的效率和凝聚力。

11.沈湎酒色。有人因為無力控制慾望沈湎酒色;有人因為事業再無激情沈湎酒色;有人因為“過去吃了苦”,懷著找補回來的心態沈湎酒色;有人因為“人生苦短”,信奉找錢是為了享受的哲學沈湎酒色。

12.投資冒險主義。拿自己“吃稀飯”的錢去搞投資,或者借來甚至騙來別人“吃稀飯”的錢去搞投資,所謂成敗榮辱在此一舉,身家性命繫於一線,戰戰兢兢,急功近利,舉止失措,焉能不敗?

Sponsored Ads

13.投資經驗主義。在另一個時間、另一個市場、另一個行業,面對另一群員工或消費者,以當年的感覺投資、佈局、生產、銷售。指揮還是昨天的指揮,音樂還是相同的音樂,可這一次為何起舞者寥寥數人?

14.投資極端主義。三月前興奮地投下錢來,三月後沮喪地要抽身離去,前腳踩油門,後腳踩剎車,企業振蕩,落英繽紛……投資者的常見毛病,主要原因是對產業投資縱深化及企業競爭複雜化的估計不足。

15.人力資源幻覺。一方面永遠高估員工的高度,一方面永遠低估員工的水平。

16、過度追求系統平衡。企業總是由各個系統各個部門組成,它們彼此之間需要有一種動態的平衡。但老闆過分看重平衡,在獎懲政策、人員提升、部門權限、業績考核等方面一味強調“一碗水端平”,最後優者不獎、錯者不罰,所有部門都吃大鍋飯,企業所要的平衡反而蕩然無存。

17.抬頭批判潛規則,低頭猛搞潛規則。從不認為自己對理想社會的到來負有身體力行的責任。

18.完美主義群眾化。完美主義不是壞事,但若將其擴大化,就會給個人和企業帶來無盡的煩惱與麻煩。完美主義的老闆總想達成最高的目標。他們對下屬“高標準,嚴要求”,因為求之深,所以責之切,總是有太高的眼光、太多的挑剔、太多的責備。

19.附庸風雅。一窩蜂登山,一窩蜂打高爾夫,一窩蜂EMBA,一窩蜂牆上掛藝術品……值得指出的是,這一切並不是因為愛好或需求,而是因為模仿及炫耀。

20.不學無術。老闆每天要處理各種各樣的情況,事情一多,就不願意學習了。很多人不讀書,不看報,不看電視,不上網,更不願意專門花時間參加培訓。在他們看來,市場是最好的老師,學習只是裝點門面的過場罷了。由於長期沈溺於小圈子,信息封閉,知識結構老化,最終要麼被市場淘汰,要麼被主流遺忘。

21.公司小皇帝心態。人人三呼萬歲,事事溜鬚拍馬,恭順者提拔,意見者遭殃,“我的地盤我作主”。

22.擦邊球情結。總是在法律允許和禁止的邊緣徘徊,總是希望利用政策的漏洞漁利。這些歷史上打慣了擦邊球的人們,在不用擦邊更有勝算的新規則裡,反而顯得茫然失措,舉手投足連連丟分。

23.強於戰術弱於戰略。這群商人的才華,幾乎都表現在挽救一個錯誤的戰略計劃上了。

24.強於戰略弱於戰術。通俗地說,是想像力很夠,行動力不夠。當然按照他們自己的說法是,一個偉大的構想總是因為執行不到位而夭折。

25.強烈的政治情節。提到政治就興奮,靠近政治就愉悅,企業裡面玩政治,人生目標搞政治;經商只是為當官做準備–屬中國傳統價值觀“當官才能光宗耀祖”的新時代折射。然而經驗證明,政治是把雙刃劍,一個優秀的企業家可以懂政治、學政治,但不可玩政治。

26.自我膨脹。這類商人的邏輯是:財富比別人多,所以才能就比別人夠,見識就比別人廣,基因就比別人好……以此邏輯推演,一個人的自信心會在很短的時間裡爆棚,一個人的命運也常在同一時間轉軌。

27.迷戀賭博。人皆有賭性,富於冒險精神的商人或許更甚。但敢冒風險和迷戀賭博是兩回事。所謂小賭怡情,大賭亂性;賭性是一朵惡之花,一遇溫床便奢靡開放,不加節制就可能毀掉一切。

28.生活習慣不健康。總是第二天開始鍛煉,總是旅遊的時候最累,總是一應酬就喝,一喝酒就醉,事業充滿激情,身體充滿疲憊……

29.法制觀念淡薄。原因如下:一,有錢難道不能搞定一切?二,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怎會翻船?三,別人都這麼幹,我為什麼不能?四,天啦,這點小事也算違法?

30.武大郎開店。不能容忍部下在某一方面比自己強,為了保持心理上的優越感和便於管理,喜歡招聘和使用不如自己的人。這類企業往往缺乏活力,在競爭中越來越難以勝出。
31.漠視社會公德。尊老愛幼,扶貧濟困;遵守交通規則,維護公共秩序;不驕不躁不蠻橫,節水節電節資源……今天,你忘記了嗎?

32.提著褲子找廁所。做企業沒有預見性,事到臨頭才忙找對策。具體表現在:不儲備人才,不建立良好和諧的公共關係,不開發換代產品,不準備足夠的現金流等。

33.重業務輕財務。民營企業老闆大都是跑業務出身,或至少是很長時間戰鬥在企業營銷第一線。這決定了他們的潛意識:市場是決定企業生存與發展的根本動力,當領導市場知識比財務知識更重要,搞管理銷售報表比財務報表更誘人,做決策來自市場的調查數據比來自財務的預算核算更關鍵。

34.個人表現主義。在一個企業裡,我才是紅花,大家都是綠葉;在一個圈子裡,我才是中心,大家都是配角–否則向內就會“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向外就會“全無興趣,恕不奉陪”。其客觀效果是,企業越做越難,圈子越扯越小。

35.集團綜合症。據說現在全世界號稱“集團”的公司加在一起,都沒有中國多–幾十上百萬淨資產的企業老闆號稱某某集團董事長的,在我們身邊比比皆是。這是中國人虛張聲勢、不顧信用、好大喜功的企業化寫照。

36.速度幻覺症。以個人的才能及工作績效衡量所有人,以一個小團隊的狀態衡量全社會,從而誤判投資回報週期,錯估目標達成速度。

37.企業掌控神經質。很多老闆常常疑神疑鬼,懷疑這個對他不忠,那個在干私活;懷疑這個在挖牆角,那個在磨洋工。一天到晚都認為他的下屬總是向他隱瞞了什麼東西。不信任副手,不信任合作夥伴,不信任財務,不信任採購人員,不信任基層員工。自己累,員工也累。

38.會議綜合症。有事開會,無事也開會;大事開會,小事也開會。仿佛只有通過會議,老闆和員工才能溝通,企業的控制才能實現,老闆的意志才能貫徹。然而在很多企業,無效而過多的會議,已經構成它們最大的成本浪費。

39.大企業形態小企業心態。規模已經夠大,心態依然很小:沒有戰略,缺乏人才,對員工能省則省,科研費用能推就推。本來已有大資本,偏偏又是土財主。因為來不及知道怎麼做大企業,於是往往在堂皇外表下面露出留著泥巴的腳。一旦有風吹草動,那顆小小的心臟就會被龐大的身軀累死。

40.營銷唯一症。企業的生死成敗、資源重心,全壓在市場營銷一個環節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經驗證明,這類企業即便超速成長也多如“塑料大棚”,抗風險能力極其脆弱,風光三年以上者寥寥無幾。

41.制度管理教條主義。生搬硬套西方企業理論,忽略中國企業本土文化背景,企業管理全盤西化、制度化、文本化。其結果是企業形態不倫不類、企業文化不洋不土、企業命運不生不死。

42.管理幅度過大。一項研究證明,一個人最多管十幾個人,多了就會亂套,所以事事抓在手上不如建立一套規則把權力放下去,要不然累垮了自己,也拖垮了企業。

43.形式主義借屍還魂。二十年前打破鐵飯碗,衝破形式主義而成長起來的民營企業家,隨著企業規模擴大年歲增長,論資排輩日趨固化,等級制度日趨習慣,企業理念日趨模糊,企業文化日趨空洞–“百年鍾馗變鍾鬼”,形式主義又回來了。

44.缺乏民主。制定了一大堆政策、制度,要求員工絕對執行,到了自己面前卻一推再推;大會小會上嚴厲禁止種種不軌行徑,一轉身自己就成了最大的破壞者。

45.野蠻管理。其中比較容易想到的現像是:粗暴、打罵、體罰、限制人生自由等。比較不容易想到的現像是:從生活、言行、習慣、價值觀等方面對員工做過度要求,甚至盲目實行企業軍事化管理。這其中隱藏著現代商人必須唾棄封建觀念:主宰等於權力,獨裁等於效率。

46.項目愛好癖。唰,老闆的眼睛放光了!矐,老闆的臉色出彩了!瞧,老闆又開始行動了–肯定又在談項目了。唉,我們公司去年談了76個項目,落實了一個,至今都還在虧損。
47.企業浮誇風。浮誇風害死人,國家如此,企業也如此。很多企業家喜歡到處吹牛,一些所謂的企業家高峰論壇往往成了數字吹噓論壇。同時,四處招兵買馬,動輒搞跨越式發展,超常規躍進,幾年之內要進入世界500強行列。久而久之,形勢一片大好,老子天下第一,精神面貌飽滿,從上到下陷入自我吹噓自我滿足的陷阱。

48.合作夥伴同質化。中國企業合夥常見病。一群相同氣質愛好、能力水平、資源範圍的理想主義者共同創業,上路之後才發現,一艘大船的遠航既需要舵手,也需要水手,既需要懂天氣的,也需要懂水文的……於是結構性失敗在所難免。

49.運動式管理。一種典型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式管理。比如紀律不嚴明瞭,質量下滑了,營銷不得力了,總是靠發動一場企業內部運動來突擊解決。企業老闆成消防隊員,隨時撲向失火的角落。最大的好處在於立竿見影;最大的壞處在於擾亂了企業經營的正常軌跡,透支了企業的人力物力財力。

50.泛官僚化。企業內從老闆到管理者,每一個人都像計劃經濟體制下的幹部,講究程序、等級,習慣擺譜、弄權。此類現象嚴重的企業多半服務心態缺乏,學習能力欠缺,僵化保
守直至競爭力喪失。

51.主意太多,朝令夕改。企業三天一小震,五天一大震,再強烈的信心也會全部震散,再優秀的團隊也會茫然失措,再結實的建築也會最終倒塌。

52.忙而效率低下。一個合理的建議是,立即停下你陀螺一樣旋轉的身體,去海邊的沙灘曬著太陽理清以下問題:你的管理鏈條在哪一個環節開始打滑?你的企業動力是哪一個環節推而不動?哪些事情是必須做的,哪些不是?哪些事情是你應該做的,哪些是你應該授權別人做的?

53.專家依賴症。很多企業家對專家很迷信,事事以專家為準。但專家不是萬能,他不可能對所有的事情都了如指掌,難免有局限,特別是在市場經驗方面。所以,一旦過於迷信專家,往往會陷入教條化陷阱。

54.好大喜功。1000萬的資金要蓋70層的高樓;10歲的公司提出5年趕超世界500強的目標;30萬身價的老闆幻想著激動人心的遠景,小項目不願做大項目做不了……人性的弱點放在商人身上,其結局就更顯悲壯。

55.用膽而不用心。中國的企業家從來不缺冒險精神,而是缺精益求精的精神。因此中國的企業從來不缺項目,而是缺把一個項目做到全世界無人能敵的專業精神、境界和才能。

56.只追求有形利益。換句話說就是只追求看得見的投入和產出,絕對的功利主義、實用主義和利潤至上心態,有時候令企業喪失的不僅僅是形象,還包括企業的安全、長遠的生命力等等。

57.實事求是口頭化。民營企業“效率優先”、“一切按市場規律辦事”是最大的實事求是。但很多企業真實的情況是“平衡優先”,“私慾優先”,是“一切按照老闆的喜好辦事”,“一切按照長官的意志辦事”……有人說,這是中國企業滑向“壞的市場經濟”之前奏。

58.外行管死內行。企業雪球越滾越大,公司開始分隔為越來越多的精細領域,而每一個領域都需要相應的專業人才去加以管理。此時,創業者已經從原來的內行變成外行,但他仍然保持著內行的心態,用一竿子插到底的方式管理企業。很多時候,企業活力就這樣慢慢窒息。

59.習慣性擺闊。前些年脖子上的金項鏈一個賽一個的粗,這些年屁股下的坐駕一個賽一個的牛;動輒“週末去巴黎購物”,聚會永遠聊高爾夫球場見聞……殊不知,面子害人,刻意要面子害死人:太工於擺闊的心計,往往讓經營瞻前顧後;太重於擺闊的場面,往往讓人生如履薄冰。

60.形象即業務,豪華出效益。一種膚淺的創業心態,加浪漫主義的創業形態。主要表現為:辦公場地選高檔寫字樓,員工工資向大公司看齊,出差住四星級賓館,請客上希爾頓酒店……最終的結果是,別人還沒搞懂你的企業是幹什麼的,你的流動資金已開始告急。

61.摸著石頭過大江。中國的民營企業早年習慣“摸著石頭過小河”,而今天他們要過的是大江,左有國有企業,右有外資公司,它們共同需要的都是現代化的帆船或者快艇。但也有經驗主義者,想要“摸著石頭過大江”,其悲慘結局不問可知。

62.用人才而藐視人才。對於知識型人才,很多老闆往往“既愛之,又恨之”。不得不用,卻又從內心深處瞧不起他們,“百無一用是書生”的觀念根深蒂固。因此在很多中國企業裡,人才沒有歸宿感,老闆沒有放鬆感。

63.朋友式管理。在不少企業中,很多中干甚至高管都是和老闆一起打天下的元老,礙於情面,老闆不好將朋友和下屬兩種角色截然分開。最後導致老闆沒有權威,管理層相互較勁,員工無所適從,企業一片混亂。

64.管而不理。管是控制,理是訓練;管是壓力,理是疏導;管是條條框框中規中矩,理是苦口婆心指引成長。只管不理,企業不是在沈默中爆發,就是在沈默中滅亡。

65.要麼迷信媒體,要麼藐視媒體。前者最好的例子是秦池酒,盲目追求標王的媒體聚光效應,而終致慘敗;後者的代表是德隆,由於不重視和媒體的溝通,結果企業一出事,全國媒體紛紛口誅筆伐,從而讓企業的信任危機愈演愈烈。

66.候鳥式投資。這類投資者往往不願意在一個行業裡深耕,只願意剝取最表面的一層機會,淺嘗輒止。儘管投資常有回報,但企業總是做不大,一直在二三流企業的行列徘徊。

67.碰壁拐彎習慣化。一遇到困難,不對問題進行全面的分析,而是馬上停止投資,調轉方向另尋出路。這類投資者就像含羞草,一有風吹草動馬上就縮成一團。這種看似謹慎的做法,往往卻因不善於堅持而錯過了真正的商業機會。

68.假平等。能幹的下屬是每個老闆都夢寐以求的,但真的出現了能力出眾的下屬,老闆往往又不能正確對待。為了維護表面上的平等,老闆常常有意識地將機會讓給其他員工,而把能幹的人晾在一邊。假平等的後果是,既增加了老闆的機會成本,又挫傷了那些能力出眾者的積極性。

69.總是打精神牙祭。在一些人看來這是惠而不費籠絡人心的手段,是企業家不可缺少的畫餡餅的才能。但現在的員工們已經越來越不相信它了,尤其當明天已經到來,“精神”並沒有變“物質”,而老闆又在許諾後天的精神牙祭之時。

70.企業激勵貨幣化。初衷是為了將公司做得規範,於是把各種激勵政策完全貨幣化:加班給錢,提出好的建議給錢,互相幫助給錢,節約開支給錢……最後員工養成了習慣,做什麼事情都要錢,甚至明明是自己份內的事,不給錢也不去做。

71.以江湖氣為榮。耿直、爽快、兄弟多、與某某老大稱兄道弟……在很多商人的心中,江湖形象和江湖背景,是一件比閱歷背景、學歷背景還要重要的事情。

72.聽喜不聽憂。只喜歡聽員工彙報公司的正面消息,而不願意聽公司的負面情況。這是一種微妙的心理,一方面老闆不願意也不相信自己的企業會運作不佳,另一方面又害怕真的出事。最終的結果是人人報喜不報憂,中干會上歌舞昇平,企業根基漸漸糜爛。

73.創業情結揮之不去。一家資產過億的家電企業老闆,大到人員招聘,小到辦公室購買傳真紙都要親自過問,結果自己一天到晚疲憊不堪,而企業的發展也十分緩慢。這些多為創業型老闆。他們對公司上上下下各個環節十分熟悉,對每一個員工甚至管理層都放心不下,總要親自動手才踏實。

74.盲目做全國市場。想當然地認為只要做全國市場,各地銷售額加起來肯定比在一個地方好。他們沒有想到本來有限的精力一旦分散,更加不能和對手抗衡;而開拓全國市場,所需要的成本也比做地方市場要高出許多。

75.強於演說而弱於傾聽。由於長期處於強勢和核心地位,老闆通常掌握了更多的話語權。這很容易讓他們習慣性地表達自己的主張,而不注意傾聽下屬乃至朋友的意見。其實,上帝給了我們兩隻耳朵,一張嘴巴,就是暗示我們多傾聽少定論。

76.過分維護個人權威。在員工面前永遠一副冰冷的面孔,從來不在大眾場合露出笑臉,說話喜歡用祈使語氣,從來不主動和員工打招呼,有意識地和員工保持距離。

77.裝腔作勢。哎呀,胡總啊,來不了啊,今晚趙市長要請我吃飯,吃飯後電視台記者要來採訪……哎呀,胡總啊,誰叫我們是兄弟呢,一定來一定來!市長的飯?不吃了不吃了,電視台也讓他們明天再來……

78.一利遮百丑。片面追求利潤,把現實的利潤當成企業惟一重要的事情,不注重長期戰略;一味壓縮企業成本、降低員工待遇;忽視科研,不投入或少投入研發經費。老闆應該注意對企業各個經營要素充分進行協調和平衡,這樣企業才能長期持續健康地發展。

79.盲目裁員。一遇到困難,老闆馬上想到通過裁減員工來降低成本。盲目裁員,不但會挫傷員工的積極性,削弱員工對企業的歸宿感,還會因為人員的流失造成企業的結構性紊亂。這一點上,不妨向日本一些企業學習:寧可降低工資也不裁員。

80.一味模仿競爭對手。永無創新,永遠跟隨:對手上一個新產品,自己馬上跟進;對手在繁華路段開一個店,自己也跟著在附近開店;對手策劃一個大型的公益性活動,自己也搞公益活動;對手提出一個新理念,自己馬上也推出一個相同的理念。一味模仿競爭對手,看似貼身肉搏,實則很容易被對手擾亂了陣腳,被對手玩得團團轉。

81.自我反省能力差。我們永遠也不要低估人類追求創新追求真理的勇氣和能力;但對人類固執己見堅持錯誤的“勇氣”和“能力”,恐怕同樣也不能低估。

82.權力控制欲。極盡政治家才能,牢控企業每一個角落的權力不被流失–每一分錢的開支、每一個人的進出、每單生意的決策、每場會議的主持……此類習慣對小老闆而言是美德,對大老闆而言則是危機和病態。

83.歸罪於外。企業利潤下滑或經營不善時,總是習慣性地把問題歸罪於外部因素,要麼是政策環境不好,要麼是對手卑劣,要麼是行業不景氣,要麼是人才不足,而不從自身尋找原因。其實,任何時候,任何行業,總有賺錢的企業,關鍵還在於企業自身是否具有足夠強的贏利能力。

84.優柔寡斷。遇事不果斷,前怕狼後怕虎,老在潛意識裡想“這樣做可能會有風險”,結果把本來是自己的機會白白放過了。對待下屬有爭議的事情,也是左右搖擺,不知道該聽誰的,結果被員工認為是“和藹可欺”,威信蕩然無存。

85.迷戀直覺。崇尚“跟著感覺走”,藐視基於市場調查的數據分析,認為決策沒有什麼理性可言,最可靠的反而是長期做市場過程中培養起的直覺。對於抗風險能力還不強的企業,一旦決策出現失誤,就會帶來滅頂之災。

86.產業投資步步高。今天做食品加工,明天做酒店連鎖,後天做網絡科技,大後天做文化傳媒。總之什麼高端時髦搞什麼,感覺越來越好,利潤越來越少。

87.假面認同。開會之前,老闆心裡已經有了答案,但還是要大家暢所欲言,結果凡是與老闆相左的意見全部被否定掉。久而久之,員工都明白這隻不過是走過場,於是全部按照老闆的意思去說。到最後表面上看起來所有的議題都得到了一致同意,但實際上都是老闆自己的意見而已。

88.零風險心態。只想收穫,不願付出,不願擔風險,把所有的風險都轉嫁到合作夥伴身上。最後發覺自己成了孤家寡人,誰都不願意和他做生意。

89.迷信高科技。以為越是高科技的產品越能賺錢,於是不顧企業自身實際情況,凡是和高科技沾上邊的項目都跟著投錢,盲目將產業“升級”。

90.盲目進入資本市場。企業發展到一定程度,就想著上市,以為這樣企業才能發展得更好。事實上,企業一旦成為公眾性公司,財務和重大決策都要透明化,老闆個人對企業的影響將隨之受到很大制約。上市流通並不是所有企業都需要。

91.管理隨意性。這樣的公司也有制度,但絕大多數時候都是“一切看著辦”–好一點的情況是“一切以老闆心中的是非判定為準”,壞一點的情況是“一切以老闆此時此刻的情緒為準”。

92.節約到浪費。節約是美德,節約甚至是一種精神及信念,是中國企業最核心的競爭力所在。但萬事萬物過猶不及,節約過頭,則企業內事事打折扣,處處差把火,人才留不住,留人不留心……最後是效果出不來,效率上不去,投資收不回,節約等於浪費。

93.以江湖手段解決企業競爭。自以為企業背後有靠山,面對競爭對手,便每每“拳打腳踢”。要麼強行要求對方退出地方市場,要麼背地裡給競爭對手的產品下套破壞其市場形象,要麼聯合某些政府部門三天兩頭上門“服務”。對手知趣便罷,否則便拳腳相加、大打出手。

94.好了傷疤忘了痛。企業遭遇困難的時候,三省其身,痛定思痛,誓言必革除種種弊端;一旦危機過去,又恢復了老樣子,想當然地以為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情,同樣的劫數肯定不會再發生了。

95.有患難,無富貴。篤信“人多好幹活,人少好吃饃”,對創業的功臣,既怕其功高震主,更懼其伸手要財。企業走上平穩發展的快車道之日,就是上演過河拆橋、卸磨殺驢之時。這種看似聰明的做法,往往只會帶來“財散人散”的結局。

96.同行之間妖魔化。在同行之間挑撥離間,以為可以漁翁得利,卻被揭穿謊言,落得裡外不是人;或為競爭需要,亂說同行是非,惹來同行魚死網破的反擊,致全行業受損。

97.獨掌公司股權不放。公司是自己辛辛苦苦創立起來的,憑什麼要“白白分給其他人”?以為守住了金元寶,其實掉進了大陷阱。隨著企業的壯大和社會分工的越來越細密,管理者在企業中的作用越來越大,他們必然不會滿足於永遠打工的地位。吸引部分管理者入股是大勢所趨,既是企業長期穩定發展的基礎,又是當代社會企業社會化的必然要求。

98.人格分裂症。極端的高尚和極端的卑劣並存,極端的向善和極端的無恥共生;願意承擔責任卻又不斷逃避責任,熱愛有真理的世界卻又時時製造虛假;對抗自私,卻每天都在鏡子裡看到它。

99.企業經營短期行為。短期行為和長期行為的根本區別,在於一個經營者大多數時候,是在放棄品牌建設、制度建設、人力資源建設、核心競爭力打造等以獲得眼前利益,還是相反。

Sponsored Ads

100.存小術,廢大道。一個企業要獲得持續成長,企業家必須具備兩種能力,一是應付各種複雜局面的能力和技巧,是為小術;二是立身社會、凝聚人才的信仰及人格魅力,是為大道。存小術而廢大道,企業終究只是獲小利而失根基。


(Visited 3,90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