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田”一生最大的遺憾,日本“經營四聖”10條商業哲學

Sponsored Ads

美國機械工程師學會設有一種荷利獎,專門用於獎勵那些在機械工程領域做出了傑出貢獻的人。迄今為止,該獎項一共頒發過兩次——1936年獎勵了有“汽車大王”之美稱的美國人亨利·福特;另一次是1980年獎勵了日本人本田宗一郎。據此,人稱本田宗一郎為“日本的福特”。

 

本田宗一郎於1906年11月17日出生在日本靜岡縣的一個窮苦家庭,自幼便對機械表現出了一種特殊的偏好。雖然出身貧寒,卻成為天才發明家,擁有470項發明和150多項專利。創立了“HONDA”(“本田”品牌)今天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摩托車生產廠家。他是日本戰後經濟奇蹟的創造者之一。被現代工業界譽為“亨利·福特以來惟一的最傑出最成功的機械工程企業家”。本田宗一郎不僅是個天才發明家,在日本更是享有日本“經營四聖”之一的榮譽期間也留下了許多經典的經營語錄。

Sponsored Ads

 

青春易逝,不用實在可惜

 

“人生的青春,逝去就不再來了。””年輕有為”是指能夠珍重青春的人,如果青年時代無所作為,那就是”年輕無為”,這實在很可惜。

 

青春本身就是無量的寶藏,具有偉大的價值。青年人應該利用青春的特權,多做一些事情。即使做不成功也不要緊,至少也會換來一點失敗的教訓。青春一縱即逝,不用它實在很可惜。

 

生命不息,學習不止

 

我在30歲的時候,還在當老學生。當時我已經是一家工廠的經營者,這家公司有50個工人,我是社長。那時候,我去拜託濱鬆工業專科學校的校長,他同意收我當旁聽生,從高工一年級學起,天天上學,為的是想學一點工科的理論課程。學校一放學,就回到自己的工廠工作,邊學習邊工作,每天忙得不得了。通常都工作到三更半夜,不眠不休。

 

人的一生離不開學習。要想進步就不能離開學習,學習是沒有止境的。

 

公司不要用關係進來的人

 

靠關係或請人介紹,這種人我公司絕對不錄用。原因很簡單,靠關係進來的人沒有一個是有才能的人,真正有才能的人要靠自己的力量進來。請人介紹更是不可靠,尤其請國會議員介紹進來的人,我沒有發現過有一個是可用的人才。

 

我從來不過問公司的人事問題,也不擔任新進人員的考試委員,因為我對”人社考試”一直抱著懷疑。何以在學校念了三四年的畢業生,能在一二小時的考試過程中就把他的能力考出來?再說,即使新進人員考試合格,他的能力也只不過考試委員的水平而已,我看沒有什麼了不起。

Sponsored Ads

 

絕對不允許公私混淆

 

我一生從來沒有用過公司的錢,雖然我是這家公司的社長。不但如此,我也禁止公司的高級人員使用公費做接待工作。用接待來做生意,是最沒出息的做法。

 

我把公司的公車廢止了,不讓高級人員坐公司的轎車上班。我自己也是開私家車上班,連汽油也是用自己的錢買。不但如此,我最看不起有些公司,讓公司的社長夫人坐公司的車去看戲、去百貨店購貨、去參加宴會,甚至讓社長的小孩也坐公家車去上學。有些社長把公司的公家車司機叫來為社長夫人或小孩開車,簡直不合道理,這是公私混淆,假公濟私,萬萬行不得。

 

工作是為自己工作,不是為別人工作

 

公司職員遇到社長不必起立敬禮,他只要拼命地工作,就是對社長的最高敬意。虛禮無用,工作要緊。

 

工作是為自己工作,不是為別人工作。所以說,有人認為他是為公司工作,這就不對了。因為能為自己工作,而在工作上找到樂趣,這就是他本人的幸福,也是公司的幸福。有人為工作而工作,不是為自己的幸福而工作,世界上沒有比這種工作更無聊的事了。

 

窮苦出身,才會更加努力

 

在貧窮家庭出生,不要以為是可恥的。也不要因為家境窮苦,無法上比較高級的學校而悲觀。反而要為出生在貧苦家庭而自傲,因為出生在貧苦家庭,這是給你一個努力的機會。由於出身窮苦,自己想從窮苦中解脫出來,自然會比人家多加一倍努力。努力的結果,絕對會帶來比較富裕的人生。成功的人物,大多出身貧苦的。

 

成功的秘訣在於永不模仿別人

 

我成功的全部秘訣,就在於永不模仿別人,永遠立志創造出別人從沒有過的高質量產品,正是這樣不懈的努力,才走上了汽車產業的顛峰。

 

我討厭模仿。所以我們公司是以我們自己的做法去探索的,為此我們也吃盡了苦頭。雖然趕超他們之前我們花了不少時間,但是,在趕超之後,我們技術上的領先就形成了彼此之間的差距。我們從一開始就選定了艱苦奮鬥的方向,所以是先苦後甜。模仿只圖一時的舒服,日後就會叫苦不迭。作為一個科研人員,認識到這一點的重要性是尤為關鍵的。我現在還是這樣想的,模仿一次,就會永遠模仿下去。

 

模仿是先樂後苦,創造是先苦後樂

 

模仿,就是把人家的研究成果據為己有,製造出一模一樣的商品。雖然模仿得真似乎很不容易,但是世界上沒有比模仿更加快樂的事情。能把它模仿成功,不是很快樂嗎?

 

話雖如此,模仿是先樂後苦。因為一旦嘗到了這個滋味後便欲罷不能,只要有一次模仿成功便不想自己創造了。這樣,不想自己創造而專事模仿,永遠走在人家的後面,世界上還有比這種事更痛苦的嗎?無法超越人家,或製造出人家要向你模仿的東西,怎麼會快樂呢?

 

可是,創造就不同了,是先苦後樂。創造是一件非常艱苦的工作,有99次失敗才會有一次成功。在創造的過程中,時間、金錢、精力、創意、工夫等都不可或缺,並且這幾項因素又不一定能保證最後會給你帶來成功。

 

話雖如此,一旦創造成功了,其快樂是無與倫比的,並且創造會給你帶來永遠的快樂,不會是短期的。所以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是先苦而後樂,何樂不為?

 

我對他人的失敗談特別感興趣

 

什麼是”失敗談”?就是談一些失敗的經驗。什麼是”成功談”?就是專談他的成功史。我不喜歡聽人家的成功史,因為他人的成功不一定對我有幫助,可是他人的失敗可以作為他山之石,拿來攻玉。所以,我對他人的成功不感興趣,反而對他人的失敗特別有興趣。

 

一個沒有失敗過的人,實在很可憐。我認為人不經失敗就不會長智,更無成長可言。人都是從失敗中,記住了失敗的經驗,然後檢討為什麼會失敗。反省失敗的原因,雖說經歷了一次的失敗,卻會帶來長期的成功。”失敗是成功之母”這句名言,一點都不假。

 

聽聽人家的”失敗談”,便可叫自己不要犯同樣的錯誤;因為能夠避免犯錯,才有成功的希望。至於聽人家的”成功談”,他人的成功肯定有他人的條件,他人的條件不一定和你的條件一致,聽這些”成功談”對自己毫無幫助,所以我就不喜歡去聽,原因就在這裡。

 

我把公司名稱叫本田是我一生最大的遺憾

 

“本田技研工業公司”和”本田技術研究所”,這兩家公司都是用我的”姓”取名,這樣的做法是我一生感到後悔不及的愚舉,於今覺得非常遺憾。

 

為什麼呢?這違背了我的哲學。我一直認為公司是大眾的公司,是天下人的”公器”,並非我一人的公司,不能把公司作為”私器”。因為公司用我的”姓”取名,便會引起誤會,大家會認為我把公司”私物化”,是一個獨裁的經營者。實際上,我連我的兒子都不讓他進入公司做事,要他自己去開一家叫”無限”的公司。並且,我在十幾年前已把本田技研工業和本田技術交給別人去經營,現在的社長叫久米,前任社長叫河島,這兩位社長都不姓本田。

 

有一次,鈴鹿市長要求我把鈴鹿市改名為本田市,他所持的理由是:本田技研在鈴鹿市有大型的鈴鹿賽車場,又有幾家鈴鹿工廠,幾乎全市的市民都靠本田吃飯,因為市民的一半以上都是本田的員工與家屬。豐田汽車的根據地叫豐田市,日立製作的發祥地叫日立市,那麼本田技研所在地鈴鹿市也應該改名叫本田市才對。鈴鹿市長的建議,初聽之下很有道理,可是卻被我拒絕了,因為這是違背我的哲學的。我已經為公司的取名感到後悔,不能再犯一次錯誤,否則我會死無葬身之地了。

 

Sponsored Ads

(注:1991年8月5日,本田宗一郎在東京與世長辭,終年85歲。)


(Visited 2,653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