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居蟹的勵志啟示:拒絕平庸,讓人生更精彩

Sponsored Ads

誰又不是金蘭灣的那一隻螃蟹呢?

 

在地中海的金蘭灣,生長著一種螃蟹,叫寄居蟹。

Sponsored Ads

 

剛開始的時候,金蘭灣一帶的居民認為他們這裡生長有兩種蟹類:一類是生活在海邊淺水窪裡的;一類是生活在深海裡的。因為這兩種蟹不僅生活場地不同,而且體形更是截然不同。生活在海邊淺水窪的蟹體形很小,每一隻只不過有乒乓球般大小,而且反應遲緩;而那種生活在深海裡的蟹卻很大,它們每個成年蟹差不多能長到同盤子一樣大,並且色澤鮮亮動作敏捷。金蘭灣的居民們一直認為,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螃蟹,一種是海蟹,一種不過是岸邊的土蟹罷了。

 

1854年秋天,一個來自英國的海洋生物學家偶然到金蘭灣休假,他發覺了這兩種蟹,通過觀察和分析,便向金蘭灣的居民宣佈說:“別看這兩種蟹形體差異這麼大,但它們百分之百是同一種蟹,不過是生活環境讓它們的形態有了異化而已。”金蘭灣的居民認為這位英國生物學家簡進就是信口雌黃,對他的說法更是嗤之以鼻,認為這位自命不凡的海洋生物學家只不過是在譁眾取寵。

 

對於一個小如乒乓、一個大如盤子的兩隻螃蟹,不用什麼思考和分析,僅就反差巨大的形體就可知是不同的蟹類,怎麼能這樣明目張膽地指鹿為馬呢?生物學家的判斷一經宣佈便遭到了金蘭灣居民的一致否認和嘲諷,他們普遍認為生物學家是一個白痴。是在胡說八道而已。

原本隨便表達一下自己看法的這位英國生物學家被金蘭灣居民的固執己見激怒了,他是一個治學嚴謹的學者,無論如何都難以接受金蘭灣居民對自己的誤-解和百般嘲諷的。他決心不惜一切辦法,要同當地的居民打個賭,用事實證明自己絕不是一個信口雌黃、指鹿為馬的人,為自己的人格討回一個清白。在一個社會機構的主持下,生物學家和金蘭灣居民開始了一場真偽之辨的生物試驗。

 

按照生物學家和金蘭灣居民們商定的,他們用兩隻網箱,一個網箱裝上10隻岸邊土蟹的幼蟹,然後把它沈放進大海的深處;而另一個網箱則裝上10隻深海裡那些大蟹的幼蟹,然後把它放在海岸邊的小水窪裡。

 

半年過去了,放在海岸邊水窪裡的那些幼蟹還活著,但它們並沒有像深海裡的蟹和金蘭灣居民們期望的那樣,很快就長得大起來,它們只長到了乒乓球般大小,同岸邊生活的土蟹一樣;而那些被放在大海深處的土蟹卻出人意料地長得很大,它們大的大如盤子,小的也賽如拳頭,個個通體鋥亮,敏捷健壯。金蘭灣的居民們想不明白,為什麼那些海蟹在海裡能長那麼大,而在海邊的淺水窪裡卻只變得如此的小呢?而那些原本很小的土蟹,為什麼在海底生活卻能令人吃驚地長這麼大呢?

 

生物學家笑笑說:”岸邊的土蟹和海裡的海蟹其實就是一種蟹,之所以它們形體大小有迥異,只是因為有些幼蟹懼怕風浪,一直蝸居在岸邊淺水窪裡時,它們只能從每次的漲潮中得到一點點的食物,它們的生活總是處在飢一頓飽一頓的狀態裡。在這種環境中生長,它們怎麼能長大呢?而那些勇敢地迎向風浪走向大海的幼蟹,大海的風浪不斷強化著它們的體質,大海裡的豐富食物讓他們有著享之不竭的營養,它們又如何能長不壯長不大呢?”

 

金蘭灣的居民們沈默了,他們從自己海岸邊的螃蟹上悟到了人生的真諦,那些貪圖悠閒的人開始走出了村莊走向了大海,那些夢想能創造出人生大成就的人更是勇敢地走進了人生的風浪裡,後來,金蘭灣成了一個人才輩出的著名地方。

 

Sponsored Ads

我們誰又不是金蘭灣的那一種螃蟹呢?決定我們一生的絕不是別的什麼,它只取決於我們自己選擇了什麼樣的生活。是生活造就了不同的人生。無論是誰,要讓自己的人生精彩,就必須拒絕生活的平庸,把自己交付給風浪和堅韌的跋涉。

Sponsored Ads

(Visited 52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