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北大畢業去賣豬肉的已經50歲了,他現在在幹嘛?

Sponsored Ads

導讀: 他曾是高考文科狀元,北大才子,80年代的天之驕子,在他34歲的年紀,他被迫操起了殺豬刀,開始了殺豬剁肉的買賣,柴靜曾經對他有個專訪,問他希望自己以後能做什麼,他說,現在不敢說,命運基本上,不掌握在我手裡,50歲的時候,已經到了知天命之年的陸步軒終於完成了自己的逆襲,這些年,他的身上發生了什麼?

1、

Sponsored Ads

陸步軒!

高考文科狀元,北大才子,80年代的天之驕子。

這樣的介紹,人們眼前浮現的應該是儒雅的教授,穩重的官員或者是精明的成功商人。

然而,陸步軒都不是。

他只是一個屠夫,一個賣豬肉的。

賣豬肉這個職業,估計與陸步軒對自己形象的想像也相距甚遠。以至於2013年4月,陸步軒受邀回到北大做創業講座時,曾經幾度哽咽,稱自己「我給母校丟了臉、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

好在是在北大,當陸文軒說出這話時,台下學子一片掌聲,北大校長許智宏笑著說:

「北大畢業生賣豬肉並沒有什麼不好。從事細微工作,並不影響這個人有崇高的理想。」「北大可以出政治家、科學家、賣豬肉的,都是一樣的」。

Sponsored Ads

對於許志宏這句話,陸步軒當時只是黯然一笑!

賣豬肉的陸步軒,此時正處於生命中最灰暗的時期,看不到希望。無論誰告訴他職業不分貴賤,他都不相信。對他來說,那些勵志的漂亮話聽起來似乎並無意義

2、

陸步軒本來是該絕望的。

命運並沒有給他一帆風順的人生,把他高高捧起之後,又狠狠砸下!

1989年,從北大中文系畢業,陸文軒被分配到長安縣的柴油機場工作。由於地方小,人際關係複雜,陸步軒的事業發展並不順利。他曾經先後做過多種職業,開過化工廠,也做過不少小生意。

陸文軒迷茫過,消沈過,但他沒有墮落。在他34歲的年紀,他操起了殺豬刀,開始了殺豬剁肉的買賣,開始轉型從一位地地道道的北大才子到了農貿市場的小販。

2003年,他開始以「眼睛肉店」老闆的身份賣豬肉,被媒體廣泛關注,也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柴靜曾經對他有個專訪,問他希望自己以後能做什麼,陸步軒說,現在不敢說,命運基本上,不掌握在我手裡。

陸步軒也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從事屠夫這個行業,他內心一直渴望從事學術類的工作。即使是社會褒獎他,他仍然感到自卑。

因為當屠夫並不需要什麼技術含量,一個沒有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一樣可以做,當一個人在年輕時代花了多年時間接受專業訓練之後,再去殺豬賣肉,對知識和智力都是一種浪費。他甚至在書裡寫,如果認為北大學生賣肉完全正常的話,為什麼不在北大開設屠夫系,內設屠宰專業、拔毛專業、剔皮剁骨專業,那樣賣起肉來豈不更專業?

不過在這個最黑暗的時期,陸步軒卻把賣豬肉這件事做到了「北大水準」。他從來不賣注水肉,一個檔口他能賣出十二頭豬。而且即使陸步軒覺得自卑,感到絕望,在這樣的日子裡,他依然是認真的對待他的生活,他的生意,在豬肉生意之外,他也筆耕不輟,還寫了一本《屠夫看世界》。

人生,最不能放棄的,是不斷的自我成長。內參君一直讚許這樣的話:人生最寶貴的,還真不是豪車洋房,而是豐富的人生體驗。在人生的馬拉松中,只要永遠保持初心,不斷奔跑,就永遠不會失去希望。

即是你是賣豬肉的屠夫,只要你永遠不丟失奔跑的心,只要你腰上的劍磨鋒利了,你就有成為牛人的希望。

3、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在陸步軒賣豬肉的同時,有一個和他極為相似的人,正在遠方注視著他,並向他伸出手來。

他就是陳生!

陳生是陸步軒的師兄,1984年從北京大學畢業,被分配至廣州市委辦公廳。然而不到幾年時間,不安現狀的他在眾人的反對聲中毅然辭職下海,擺地攤、種菜、做房地產、賣酒和飲料,成為一名商人。

真正讓陳生和豬肉聯繫在一起,是媒體曝光陸步軒以後。「當時所有人都在不可思議和批評,只有北大的許校長說了句‘北大可以出政治家、科學家、賣豬肉的,都是一樣的’,這句話在我腦海裡種下了顆種子,所以當我決定賣豬肉時,我說一定要賣出北大水準。」陳生回憶說。

陳生決定和陸步軒聯手賣肉,做符合高端豬肉需求的品牌豬肉。

陳生和陸步軒自己養豬、自己賣豬。他們賣的豬,除了品種土,豬場還拒絕採用現代常用的定位欄,取而代之的是半開放式的大空間,讓豬自由活動,豬場裡還設有音響,專門給豬聽音樂,因為他說豬和人一樣,只有心情愉悅,才會長得又肥又壯。

陸步軒憑著自己多年屠夫的經驗,和陳生合夥開辦了培訓職業屠夫的屠夫學校,他自己編寫講義《豬肉營銷學》並親自授課,填補了屠夫專業學校和專業教材的空白。學校越做越大,每年,「壹號土豬」都會招聘應屆大學生,經「屠夫學校」40天培訓,學習豬肉分割、銷售技巧、服務禮儀、烹飪等,再前往檔口工作。此外,他還結合自己當屠夫的經歷,寫出了不少屠夫學校的教材。

2015年,兩人聯手打造的壹號土豬銷量超過10億,在國內成為響亮的土豬肉第一品牌。

那些命運給他的磨難非但沒有壓垮他,反而成了他人生的重要財富,成了他的立身之本。

陸步軒再也沒有自卑感了,他說了:將賣豬肉做到極致,「應該也不算給母校丟人了」。

4、

2016年,北大屠夫又出手了!

陸步軒再次起飛!趕上了互聯網的大潮,壹號土豬登陸天貓,將成為第一個「出欄」面向大眾消費者的互聯網+豬肉品牌。

這次,陸步軒要趕豬肉上網賣,做北大屠夫做的事情!

這一年,陸步軒50歲,他終於完成了自己的逆襲,已經到了知天命之年的陸步軒自信從容,他想得更多的是抓住互聯網時代的機遇。

50歲的陸步軒,已經從「抹了黑」的羞愧,變成「不丟人」的激情;從曾經的「天之驕子」到今天的「屠戶大王」,這樣的人生,充滿了成長的正能量,在京12家店鋪的「大排場」,更是引來眾人駐足喝彩。

是啊,人生是一次馬拉松,你有時候會看到一個人又一個人超過自己,看到自己孑然一身,充滿孤獨與絕望,甚至你會在比賽中跌倒……然而,只要你仍然在奔跑,你所經歷的一切,幸福也好,痛苦也罷,都將成為你生命的一部分,成為你的力量來源。

5、

人的一生很漫長,站在人生的某個特別的位置上,我們常常會自我懷疑,是不是這輩子就要這樣庸碌地過下去?

有些人由此死心度日。但陸步軒絕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在這個時代,更多的人選擇了挑戰自己、完美逆襲。

陸步軒和陳生在賣肉的同時,他們的一個北大師妹,柳青,正如籠中之鳥,正在高大上的投行高盛裡掙紮。

最終,她選擇了從繁華中出走,開始重新創業。

柳傳志的女兒柳青,本質上,和陸步軒和陳生是一樣的!

柳青從高大上的投行高盛,到做滴滴打車的CEO,當被問及過去生活和現在生活的不同,她說,「原來住四季酒店,現在住漢庭;原來坐頭等艙,現在坐經濟艙;原來不求人,現在要求人。」

有人評論,柳青克服住漢庭,坐經濟艙的心裡落差容易。畢竟創業初期,本來就是白天做老闆,晚上睡地板。但是,原來不求人,現在要求人,這個點上,需要時間和謙卑隱忍來克服內心的驕傲;這不容易,因為這觸碰了尊嚴,地位,認可,等等人性中最敏感和脆弱的神經。

人生需要扛過去,扛過去,才能勝利。即使失敗,也是雖敗猶勇,因為你是自己的英雄!

梁冬說起過,有一次打車,遇到了一位出租車司機,聊起來是,發現這位司機居然很熟悉曾經的首富黃光裕。

黃光裕十幾歲的時候來北京開一個賣二手電器的鋪子,就租住在一個這個出租車司機家裡。冬天晚上很冷,黃光裕關緊門窗禦寒,結果煤氣中毒。就是當年這個年青的出租車司機,背著黃光裕去的醫院,把他搶救回來的。

那時候他不知道他背著一個未來的中國首富!

6、

海明威在《老人與海》裡說過: 一個人並不是生來就要被打敗的。

無論是陸步軒還是陳生,無論是柳青還是黃光裕,現在那些在我們眼中牛逼閃閃的人,他們背後的故事是很苦很苦的。他們的獨特經歷,恰恰是讓成功從「脅迫」到「主動」的一次精彩「逆襲」。

歸根結底,一個人只有經歷過深不見底的絕望,經歷過別人的冷眼恥笑,經歷過內心的掙紮悔恨,才能成熟和強大起來。但也請你相信,只要你有足夠的堅強、足夠的渴望、足夠的耐力,老天爺就會在那種全是牆的地方給你開一扇門。

一切的磨難,最終都將成為財富,只要你有老電影《肖申克救贖》裡說過的那種鳥兒的品格:

「Some birds aren’t meant to be caged.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

Sponsored Ads

穿越絕望,夜空中,那顆最亮的星,一定是你!

 


(Visited 6,37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