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讀書,你拿什麼跟人開玩笑

Sponsored Ads

1917年,在北京讀書的20歲的朱自清回到徐州,同父親一起為祖母辦喪事。喪事畢,他要回北京上學,父親也要到南京某差事,父子兩人便一同到了南京。他啟程的那天,父親送他去車站,一路上父親對他囑咐了許多,仍嫌不夠,總是想再為他做些什麼。到了車站,父親看到月台上有賣水果的,便一定要為他買幾個橘子。朱自清看著父親為他買橘子的蹣跚的背影,眼淚流了下來。八年後,寫了這篇著名的散文——《背影》。

 

父親在去買橘子之前對他說:我買幾個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動。

Sponsored Ads

 

2

 

 

開玩笑是小事。比如上邊這個段子,無非是大學男生間的打趣調侃。這種“老子與兒子”的梗,小學校園裡就遍地都是,毫無新意,也並不高雅。而讀書是則是大事。一提到讀書,我們往往把它聯繫到人生,命運,理想。似乎讀書與開玩笑之間,一個是陽春白雪,一個是下里巴人,不僅在人們眼裡它們大相徑庭,仿佛它們自己也永遠不會有交集。

 

可事實證明,玩笑關乎讀書,進而關乎人生,命運,理想。

 

如果那位“同學”沒有讀過《背影》,就要被段子中的“我”白白佔了便宜,連拆穿的能力都沒有。

 

如我是段子中的那個“我”,我大概以後再也不會跟這位同學開玩笑了。原因很簡單,雖然他讓我白白佔了便宜,但在他的身上我找不到玩笑的樂趣,我的梗他不懂。隨之,這段友情也會漸漸變淡。然後呢,“我”會重新尋覓一個能與我聊得來的朋友,建立一個讀書人的圈子;而“同學”當然也會去找一個說話聽得懂的人相處,建立一個屬於他們的圈子,從此兩個人生活在不同的世界。

 

一個人交往什麼樣的人,融入什麼樣的圈子,難道不會關乎他的人生、命運和理想嗎?

 

3

 

 

電視劇《歡樂頌》裡有這樣一個橋段。

 

曲筱綃、趙醫生、安迪、奇點四個人打牌。安迪頭腦精明,加之奇點的配合,連連勝利。而小曲和趙醫生則敗得很慘。安迪笑話奇點時說了一句:“親愛的麥克白夫人,您的手也不幹淨啊!”

Sponsored Ads

 

在場的四個人中,只有小曲不懂其中含義,甚至不合時宜地取笑奇點是“受”,牌局就此不歡而散。而且因為這句話,趙醫生覺得小曲與他不是一類人,甚至萌生了分手的想法。

 

畢竟是電視劇,事後安迪、奇點仍與小曲是朋友,趙醫生最終也沒有跟她分手。但是在生活裡,一個聽不懂的玩笑,也許就成了兩個人之間裂開的一道鴻溝;一句不合時宜的話,也許就成了彼此老死不相往來的始作俑者。

 

那麼“麥克白夫人”到底是誰?她是莎士比亞戲劇《麥克白》中麥克白的妻子,是貪婪、狠毒、陰險的化身。當然了,她也有愛與溫柔的一面。如果麥克白是一個犧牲品,那麼他的夫人就是不可抗拒的外力,是促成悲劇的元兇。安迪口中的“麥克白夫人”是“幫兇”的意思。

 

而小曲完全不知道這些,她把“夫人”粗暴地理解為“女”,還取笑奇點是“受”,這簡直是貽笑大方。

 

4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寫過這樣一個故事。

 

很多很多年前,在我少不更事的時候,我參加過一個飯局。那時我只是一個小孩子,只知道吃飯和聽別人說話。

 

桌上有一個大人物,我也不知道他是什麼人,反正聽說話好像是除了七十二變和一個跟斗十萬八千里之外,什麼都會。這個大人物還帶著一個女人,說話拿腔拿調,搔首弄姿。兩人說了很多不著邊際的話。我雖然少不更事,雖然血液都在消化道,但還是感覺到了桌上大部分人都不太喜歡他倆。可是,大概是因為大人物太“大”了,又或者大家都拘著面子,沒有人放腔去懟他們倆。

 

這時,一個人起身敬那個大人物和大人物的女人酒,他說了一句話,是那次飯局上我唯一記到今天的話,他說:“嫂夫人端莊靜雅,閒花淡淡春。”大人物和他的女人聽了,樂得像燒開的水。

 

很多很多年之後,我知道這句詩出自張先的《醉垂鞭·雙蝶繡羅裙》。更重要的,這是張大詩人填的一首描寫妓女的詞。

 

5

 

 

我們常說好的婚姻從來都是勢均力敵的其實不只是婚姻,一切關係的建立和發展,都是在勢均力敵的基礎上。一旦天平失衡,一方會變得更高,另一方則會變得更低,然後這種關係就會破裂。我們又常說沒文化真可怕可我總覺得,有文化的人才真的可怕。因為他們在吊打你時,你都感覺不到疼痛,卻死的很慘。

 

Sponsored Ads

這個世界也不那麼善良,它常把開你的玩笑當做一件樂事。你是選擇反擊,還是選擇忍受呢?


(Visited 57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