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和事業,哪一個比較重要?我們來看看鄧麗君的故事

Sponsored Ads

1981年,鄧麗君和馬來西亞“糖王”郭孔丞訂婚,訂婚發佈會選在郭家自己的香格里拉酒店香宮餐廳,富麗堂皇的裝飾幾乎還原一千年前宋朝的考究。

據說,那段時間是她最甜蜜幸福的時光,遇到好友便主動展示戒指開心宣告:“我訂婚了。”郭孔丞的父親是香格里拉集團的BOSS,當時鄧麗君事業如日中天,這樣的媳婦對郭家的幫助顯而易見,郭孔丞的母親還是鄧麗君的歌迷,一切看起來都美滿極了,可是,這場原定於1982年3月17日在新加坡舉行的婚宴,卻被取消了。

Sponsored Ads

據說,在討論婚禮細節時,郭家開出三個條件:第一,要求鄧麗君提供詳細身家資料;第二,保證婚後終止所有歌唱事業,專心當妻子;第三,和演藝界斷絕來往,與所有男性友人劃清界線。

 鄧麗君提出“其他要求都可以答應,但是最少讓我錄音出唱片”,幾天後,郭家回覆:不可以。

  於是,雙方退還了信物,愛情和婚禮黯然告終。

若干年後,鄧麗君的弟弟鄧長禧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當年鄧麗君已經決定退出演藝圈,只是,她覺得如果把這當成嫁進郭家的條件實在屈辱:“要嫁進去其實還是可以的,但是不想入了,不想勉強,不想遭人白眼。”

“我想結婚,過幸福的生活”是鄧麗君的初衷,沒有如願,她消沈之後重新把精力投入到事業中,工作的忙碌暫時撫慰了情感的缺失,她達到事業的巔峰。朋友擔心這樣的打擊,會讓她對愛情失去信心,她說:“不會,愛情無論經歷多少次挫折,都會繼續追求,愛情對我很重要。”

很多人都說鄧麗君不是明星,而是超越明星的傳奇,可是,即便這樣事業輝煌、為人謙和、看上去什麼都不缺的傳奇,也並沒有搞定家庭和事業,可見,兼顧家庭和事業,是一個多麼困擾女人的艱難命題。

究竟怎樣達到家庭和事業雙豐收呢?

總是有讀者這樣問。我本來可以講,要懂得均衡,要換位思考,要合理分配時間,要內外兼修,要融合而不是選擇,要知道感恩,但是,這些不痛不癢的話同樣也沒什麼用,我們看過太多明星和名人父慈子孝妻兒和美的討喜報導,所以我們更清楚,一件事情如果被拿來當作榜樣和新聞,它本身就是稀缺的,誰會羨慕信手拈來的常態呢?

所以,達到家庭和事業的雙豐收,是普通女性的夢想,而不是生活的常態,我們平凡的日子裡充滿了揪心的工作,不理解的老公,長不大的孩子和各種複雜的人際關係。

Sponsored Ads

柏邦妮曾經說,這個時代把中國女人推向了世界,卻沒有把中國男人拉回家庭,所以,大多數中國女人都在辛苦地打著兩份工,一份叫事業,一份叫家庭。

這或許才是很多普通女性的真實狀態,也是橫在幾乎每一位職業女性,以及以家庭為職業的女性面前最大的問題,那些做到家庭與事業雙豐收的女人,往往有兩個前提:

第一,家人的支持。

  第二,相對優渥的收入。

家人的支持不僅來自原生家庭的父親母親,更來自丈夫和公婆的理解與認同。有人說,傻呀,不會一開始就選個支持自己的男人結婚?我本來也覺得婚姻沒選對是自己眼瞎,看多之後逐漸能理解很多人起初也三觀一致,只是走著走著就走散了——中國是世界上發展機遇最多的國家,同樣,這也意味著我們的時代變數特別大,或許三年五載,甚至一年半載,夫妻雙方就可能存在非常大的距離和差異,這種發展和思想上的不同步,給親密關係的維護客觀上造成困難。

我的同齡人很多是中國第一代獨生子女,成長教育中極少換位思考、包容謙讓、克己隱忍的基礎,也沒有傳承到傳統的夫妻相處之道和關係準則,所以當我們面對自己的婚姻和家庭關係時,幸福之後是懵懂。我們並不十分了解當一個人的世界,變成兩個人、三個人甚至一大家子人時,怎樣遊刃有餘地交流,導致家庭關係本身存在很多隱患。有了孩子之後,夫妻感情往往不是更好,而是以往矛盾的集中爆發。所以,要得到長輩的支持,並不容易,即便與自己的親生父母,也存在理念和關係均衡的障礙。

而我們的丈夫,大多和我們同齡,男人心理成熟期本身比女人遲,他們和我們一樣是原生家庭的掌上明珠,而不是頂梁柱,在建立自己的小家庭之後才被迫戒除成長的安撫奶嘴,他們的責任感和耐受力不一定比我們強,需要更長的成熟期。

  所以,有孩子的女人,往往面臨陪著丈夫和子女兩種“孩子”共同成長的問題,這個時候要求來自男人的支持,很多女性是得不到的。

  經濟的適當寬裕,能緩解甚至弱化很多矛盾,當然,豪門恩怨除外。

相對優渥的收入,不僅指來自男方的支援,更包括女人自身的經濟基礎。月嫂的工資年年看漲,但是,很少有人發自內心認同女人在家裡帶孩子是項含金量非常高的職業。在大多數人看來,除非女人自己出去工作掙得比保姆工資高得多,否則她的工作沒有意義——既沒有獲得足夠的報酬,又失去了照顧家庭撫育子女的時間,這樣的“事業”顯然不值得被支持。久而久之,女人工作的能力逐漸退化,越來越不具備做很多“事業”的條件,她們被迫長久停留在家裡,像一隻翅膀退化的鳥,不再有起飛,或者飛得更高的能力。

客觀地說,普通家庭中,女人的“含金量”,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她的話語權,以及被支持的程度,但是,卻不能保證她和丈夫愛情的熱度。有愛和婚姻穩定是兩碼事,愛情是兩個人荷爾蒙的碰撞與契合,婚姻是在現實社會中討生存的組織行為,有愛的人未必過得下去,沒愛的人也不一定會散伙,但好的婚姻一定是把愛情和現實利益,結合得恰如其分。

我曾經以為生活的若干選項,愛情、事業、親人、子女等等可以均衡,但是越往後越發現,現實的生活不太有均衡,只有選擇,那些所謂的均衡,只不過是不同階段有側重點的選擇。

公認事業和家庭雙豐收的女性,比如郭晶晶,先獲得了世界冠軍,帶著事業的光環和豪門談戀愛,真正出嫁時,她選擇了退役。做世界冠軍的時候,她用功極了,花在高強度訓練上的時間,一定比戀愛多;做豪門太太的時候,她也很專注,低調謹慎,言行舉止符合大家族媳婦的要求。

再比如劉濤,做豪門太太的時候,盡職盡責秀恩愛、愛馬仕和私人飛機;家庭需要她出來拼事業,勤奮、謙和、寬厚一樣也不缺。

還有楊瀾,公認事業有成家庭幸福,這樣的雙豐收更大程度上是,夫妻雙方基於家庭利益最大化做出的合理選擇。

她們都在均衡與融合嗎?未必,她們只是找到了人生不同節點的側重,做了自己認為正確的選擇。

生活是個非常難以兼顧的選項,家庭與事業雙豐收,是對女人智慧和運氣的雙重考驗,本身就是個艱難的命題,能夠做到,太值得祝福;真做不到,在力所能及的條件下讓自己和他人盡量過得愉快,也不是多麼丟臉的事情。

Sponsored Ads

如果你是一個中國的普通職業女性,請一定做好家庭與事業的矛盾長期共存,以及在某個時間段一定會手忙腳亂力不從心的心理準備。

 


(Visited 813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