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砖头卖几千,打上logo身价增百倍,它比传销还让人迷

Sponsored Ads
一块砖头卖几千,打上logo身价增百倍,它比传销还让人迷

“这篇文章要是和Supreme联个名,起码炒到二十万+。”

Sponsored Ads

“你问我为什么喜欢Supreme?这个问题有点复杂……”

 

我在东京排了一夜的队

周五下午三点,Lara顶着2月凛冽的寒风,带着折叠椅、充电宝、睡袋、零食和身份证件赶到Supreme东京涩谷店门口排队。

除了周六发售日(日本),Supreme几乎永远是卖空状态。Lara选择的这个周五可谓意义重大——次日,是Supreme一年一度春夏上新季首周发售日。

从上午开始,就有人从四面八方赶来蹲守,被店员驱赶了几轮后,大伙儿自觉猫到几百米外的街边待机。

潮男靓女们开始对彼此无声的审视。穿得太普通会被认为是二道贩子,被大伙儿像盯贼一样盯住;要是不长眼穿了鄙视链上的其他潮牌,比如Palace(经常被和Supreme比较),那就准备好接受全场几百双白眼的公开处刑。

下午6点多,店员拎着号牌袋子来抽签,几百号人扑将过去。两轮抽签后确定排队顺序,然后保安挨个儿检查身份证明、生日、家庭住址,确认是不是成年(日本未成年人晚上不能独自在外)以及是否本人。

身份检查完,长舒一口气!恭喜你通过首轮淘汰,获得夜排资格。

 

大家纷纷打开小马扎坐下,好多人憋不住去上厕所、买东西,回来一看傻眼了,排了几个钟头的位置被清理掉了——Supreme排队不能大声喧哗、不能随意走动、严禁金钱往来、不可擅自离开,上厕所最好和工作人员打招呼,否则店员和保安随时可以取消排队资格。

Sponsored Ads

“你不要跟Supreme讲理,他们就是理。”每年Supreme热门款发售时,排队打架的事时有发生,“买别家东西要钱,买Supreme要命”。

一块砖头卖几千,打上logo身价增百倍,它比传销还让人迷

晚上11点后,气温降到零下,衣衫单薄的小鲜肉们冻得花容失色,附近便利店的热饭热饮暖宝宝被洗劫一空,Lara钻进提前准备的睡袋,开始和寒冷抗争。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更多人赶来排队,保安拉起安全围护带。天空中飘起透心凉的雨,绵延半个街区的队伍仿佛一场大型默哀。

早上9点,第一批夜排的人在体能和精神崩溃的边缘被带到Supreme店门前。店门拉开的一刻,暴躁的trap嘻哈乐仿佛灵魂电击,让冻成鬼的男男女女瞬间原地复活!

不能乱摸,不能试穿,不能挑选,不能开手机,不能喧哗,进店后直接进入排队付款流程,每款每色每人限购一件。

态度热情的店员不会出现在Supreme,喜欢什么就叫店员拿给你看一眼。“穿得太掉价没人搭理你,为了照顾后面的人,店员会适当压货,她说没有码,有也没有。”一位去过实体店的粉丝说,买Supreme不看钱,看脸看缘分。

 

中午1点,终于排到Lara进店,冲锋衣没有了,卫衣颜色不全了,T恤没有女码了,各种配件只剩零零星星了。她在店员面无表情的“视奸”下快速买了一件自己穿着可能要过膝的L码白T、一件box logo帽衫、一件夹克和一个钥匙链,花了近6000人民币。

刚结完账从店里出来,Lara迎头被一个贩子拦住:“小妹妹,帽衫37000(日元)出不出?”从对方曲了拐弯的日语里,Lara听出了老家的武汉味儿。

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你问我为什么喜欢Supreme?这个问题有点复杂……答案可能是,我就想看起来很吊。”

Lara直言不讳地说,穿着Supreme脏话T走在涩谷街头,很多黑人小哥会过来搭讪。

穿Supreme=有态度。这就是一个潮牌的群众基础。

1994年,Supreme诞生于美国街头文化的温床纽约下东城,由从小受潮流文化熏陶、热衷滑板运动的练摊青年James Jebbia创立。

一块砖头卖几千,打上logo身价增百倍,它比传销还让人迷

当时美国滑板文化风行,却没有一家店专门做好看的周边用品,嗅觉灵敏的Jebbia率先为板仔们设计并制作了一些高质量的帽衫、宽松裤子、夹克、衬衫等单品。一帮铁哥们儿亲自带货,名声渐起,不久就成为纽约滑板好手和街头艺术家的打卡地。

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是成功第一步。

 

新世纪以来,美国Z世代(1996~2010年出生)对小众文化狂热追捧,Supreme生逢其时,早年积累的人脉都混成圈内老炮儿,助力Supreme逐渐成为代表纽约街头文化,特别是滑板文化的潮流品牌。

火是火了,但当时和Supreme相似的潮牌没有上千也有几百。潮牌自入市就是小众文化的代表,Jebbia最过人之处就在于既能保持Supreme的小众先锋色彩,又能打开规模化商业的基础,而且总能发挥营销天赋、打造现象级爆款。

风格上,Supreme经常以社会头条事件或政治讽刺为题设计产品,采样多来自暴力电影或黑人领袖,风格粗暴大胆,始终在年轻社交圈保持着反叛的精神气质。

这些年,Supreme超级热衷与艺术家、说唱歌手、乐队和时尚品牌商业联合,比如2012年与日本“流行先锋”川久保玲合作,正式从街头打入时尚圈;去年和LV推出联名款,犀利潮牌联手奢侈大佬,一举轰炸全世界,据说当天Supreme官网浏览量破10亿。

名气有了,下一步是商业转化。

Supreme一件T恤官方售价人民币两三百,一件卫衣一两千,价格感人但不至于吓人。可问题在于,它虽从不说自己“限量”发售,但每件产品都有定量,而且只有很少款型会再生产。时尚品牌都熟谙饥饿营销,Supreme绝对玩得登峰造极。

90年代末,彼时Supreme已小有名气,每个款式的产量严格控制在800~1000件,每个颜色不到250件。

这几年,就在LV、GUCCI热情招待像抢白菜一样抢包的中国顾客,A&F在全球疯狂开店900家,甚至连死守Made in Canada的加拿大鹅(Canada Goose)都开始入驻天猫并来中国开店时,Supreme在全世界依然有且仅有11家店铺——日本6家,美国3家,英国1家,法国1家。

 

跟很多时尚品牌一样,Supreme按周发售,还隔三差五放长假,线上平台有且只有一个官网,发售日浏览量暴增168倍。法国的唯一门店已造成扰民级别,为控制人流需要先去某秘密网站登记,然后像间谍接头一样转换两个地点才能抽签,最后发售日再筛掉一半人。

这种傲娇,在粉丝眼里看到个性,在商人眼里看到暴利。

原价一千的卫衣被炒到六七千,去年发售的Supreme×LV红色帽衫原价6000多人民币,鹿晗穿着发了个自拍之后一度炒到25000美元,没错,折合人民币17万。如今这件衣服在ebay上开出60000人民币的转手价,买来穿在身上,一定感觉人生到达了巅峰。

一块砖头卖几千,打上logo身价增百倍,它比传销还让人迷

有消息透露,美国投资机构凯雷集团去年以5亿美元收购Supreme 50%的股份,后者以区区11家实体店估值10亿美元。创立125年的美国老牌服装A&F在全球拥有900多家店,估值也不过9.37亿美金。

从偏居街头到登堂入室,有人说Supreme变味儿了,俗了,不野了。这真是“冤枉”人。

跟其他品牌相比,Supreme不仅在销量上极端克制、始终保持开售秒光的饥饿感,而且设计思路上大胆突破,越来越敢惊世骇俗。

万物皆可Supreme

 

2016年8月,炎炎夏日,全球Supreme粉丝紧张守候在各门店门口、官网前、各大时尚社区和潮流达人的社交主页上,等待见证一款奇迹产品的诞生。

这款产品,就是Supreme 2016秋冬系列首发新品——Brick。

一块砖头卖几千,打上logo身价增百倍,它比传销还让人迷

“不要给它太大压力,它只是一块砖而已。”大小、颜色、作用和普通砖头一样,可以盖房子,也可以拍板砖,重量上可能更致密一些,表面有很多密集气泡。

就是这块砖,因为拥有了姓名,官方售价30美元,折合人民币200元上下,开售几分钟卖光并很快涨价到200~500美元。

加州极品红砖,年度土酷尖货,2000元北美匠心,你值得拥有。

与板砖同时发售的,还有一只寿面碗和一只暖水袋,它们的造型和名字一样朴实,除了加上logo,造型、颜色、款式跟地摊上十元三件的小商品并无二致。但就是这个logo,足以让它们身价暴增100倍。

一块砖头卖几千,打上logo身价增百倍,它比传销还让人迷

滋水枪、灭火器、喷钱枪、铁锹、锤子、斧头、饭盒、卷纸、窗帘、充气床、猫狗餐盘……万物皆可Supreme,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到。

什么?你问这些物件有什么用?这个问题太不尊重潮流圈了。

2018年8月13日,这可能是《纽约邮报》有史以来卖得最好的一天。因为它的头版头条印上了Supreme的logo,原本1美金的售价疯狂上涨40倍,20万份报纸瞬间售空。

 

没错,Supreme logo=$$$$。在它之前,潮牌代表酷,奢侈品代表阔,街头和时尚两不相犯;在它之后,“潮奢”融为一体,街头即时尚,又酷又富,简单且贵。

商业社会最成功的一项成就,就是把人的品味和品牌挂钩。

至于美感,这要看你怎么审。比如这件已经炒到10000+人民币的橙色冲锋衣,你是否感觉在某个北风呼啸的冬日清晨见过它的同款:

一块砖头卖几千,打上logo身价增百倍,它比传销还让人迷

再比如满身“F**K”的烫嘴脏话和各种大尺度的内涵图案(手动搜图)。

很多人说Supreme的设计师偷懒,殊不知,他们一直在努力地“抄袭”——或者说借鉴——其他品牌和设计师的灵感。

 

先说这个红底白字的logo,并非创始人Jebbia首创。在他之前,艺术家 Barbara Kruger已经玩过很多款红白配。但Jebbia把它从一个有冲击感的视觉色块,变成了复刻美国文化的全球潮牌标识。

一块砖头卖几千,打上logo身价增百倍,它比传销还让人迷

除了logo,2000年推出的新品被LV警告侵权,被勒令召回并销毁所有单品:

一块砖头卖几千,打上logo身价增百倍,它比传销还让人迷

简单粗暴“借鉴”GUESS:

一块砖头卖几千,打上logo身价增百倍,它比传销还让人迷

抄袭可耻?抄袭得高级了,就是逆袭。

时至今日,当欧美一众说唱歌手、先锋音乐人和NBA球星纷纷追捧Supreme,某些品牌和艺术家甚至以被Supreme采样为幸。就连曾经打过口水官司的LV都摒弃前嫌,寻求合作以博取年轻群体的好感。

够新潮、够街头、够小众,有点暴力有点不正经甚至充满争议,这是Supreme作为潮牌的保鲜秘籍。

这些年因为侵权、种族歧视和政治敏感等问题,Supreme始终伴随争议,然而越是这样越符合街头文化的叛逆属性,一边聚集全球大批死忠粉,一边吸引大品牌簇拥上来发联名款,从纽约潮牌到美国潮牌再到宇宙潮牌,磁场日益强大,每出新品都挑逗着公众的好奇心。

当理发店托尼都穿上Supreme

 

不知从何时起,Supreme的logo已经取代阿迪耐克成为中国夜市上的爆炸输出。不管多low多土,只要加上Supreme标,都能散发一丝丝时尚气息。

刘能打上“Supreme”就是国际刘,赵四打上“Supreme”就是尼古拉斯赵,晨练大爷打上“Supreme”顿时散发出朋克风,斗舞大姐打上“Supreme”分分钟成为灵活走位的model。

有时候,土和潮之间只差一个logo。

一块砖头卖几千,打上logo身价增百倍,它比传销还让人迷

城乡结合部与潮牌别扭地混在一起,创作出大胆又前卫的试验品,很难说这不时尚。

尤其在去年《中国有嘻哈》播出后,所有hiphop歌曲里被提及最多的就是Supreme,吴亦凡、潘玮柏、余文乐、易烊千玺、杨幂、邓紫棋等和“潮”有点关系的明星纷纷上身打样,陈冠希直接去看了LV和Supreme联名时装秀。

 

不是潮人才会来买Supreme,而是所有人都想靠着买Supreme成为潮人。

于是,在日本Supreme发售队伍里,常常出现“10个人里6个贩子/3个粉丝/1个游客”的火爆场面;在没有Supreme门店的中国,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时尚需求和物质基础之间的矛盾,让山寨Supreme迅速刷街。

前段时间,深圳横空杀出一家“Supreme NYC”专卖店,除了商标加了个极不起眼的NYC圆环,其他商标设计、衣服款式都对Supreme官方店进行了像素级模仿,有人花980元买了件帽衫,一看领标吊牌全是中文。

意大利更绝,三年前抢注了一个“Supreme Italia”商标,直接原生出一个民族品牌,前阵子甚至被三星请去为新品发布会站台,还承诺要来中国开旗舰店。

被山寨是大牌的宿命,但烂大街是潮牌的噩梦。

之前对仿冒放任自流的Supreme最近也开始打假,第一仗就杀去意大利跟Supreme Italia打侵权官司,两个回合下来居然输了。Supreme Italia目前合法销售。

至于中国,深圳的“Supreme NYC”据说也已抢注商标合法权,照这个套路,用不了多久,三里屯或淮海路上就会出现Supreme NYC和Supreme Italia的身影了。

有铁粉哀其不幸:“14亿中国人可能有1亿会穿上山寨Supreme,想想就觉得可怕。”

当村口煎饼大叔的儿子都有一件Box Logo帽衫,当隔壁家的初中生都买到了Supreme雪山,当理发店的托尼都露出了Supreme内裤标,你千万不要穿了件Supreme犹如刚进城。

Sponsored Ads

不论真货还是仿冒,Supreme上身的一刻,一定要记得表现出这红底白字logo所定义的气场——老子「至高无上」。


(Visited 1,134 times, 1 visits today)